繁体中文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中艺协首页
2017中英红色文化论坛——中英艺术时尚盛典邀请函
钟汉良:老派偶像的自我修养
中国艺术家协会门户网站 www.caa001.org 发布时间:2016-8-4 17:28:49

钟汉良拥有从40后到00后各个年龄段的粉丝,人气不输当红小鲜肉,但是我们发现他本质上还是一个老派的港台偶像。

 

人物志Vol.117 钟汉良人物志Vol.117 钟汉良

  “一个资深粉丝说你是内地第一个网红。”

  “当时还没有网红这个词”,对面的钟汉良温柔地笑了笑,“我可能没有经常上网的人这么敏感,但是将近十年我一直都知道有一批人,好像就是从《逆水寒》开始,形成一股力量,不管是在哪一个公共平台,哪一个讨论区,我都感觉这批人持续在发酵和扩大,在支持我,这是很明显的。”

  15年前,出生在香港又到台湾发展的钟汉良,在一番纠结后决定进军内地。2003年,他就遇到了那个让他收获第一批内地粉丝的电视剧《逆水寒》。所谓“一顾惜朝误终身,不顾惜朝终身误”,在天涯论坛上,几栋属于钟汉良的摩天大楼开始被建起来。

  钟汉良的走红方式有点“网红”,一方面自己卖力地拍着戏,另一方面他的粉丝自下而上地施加着影响,让业界知道有这么一个远道而来的香港朋友,现在很红。就如同现在的流量小生们,人气有了,机会也越来越多,钟汉良终于凭借《三人行》在上个月获得了入行以来的第一座影帝奖杯,华语传媒大奖最佳男主角。

  钟汉良拥有从40后到00后各个年龄段的粉丝,人气不输当红小鲜肉,但是与他本人、以及曾经接触过他的人聊天之后,我们发现他本质上还是一个老派的港台偶像。

  一个高人气、看起来很完美的钟汉良究竟是怎么炼成的呢?

  出品:陈弋弋

  主编:刘婷

  副主编:张燕

  采访主笔:杨晋亚

  策划编辑:梵一

  摄影:夏祺

  摄像:张大伟

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

  自带结界的钟汉良

  与娱乐圈刻意的疏离,竟是粉丝最佩服的一点

  钟汉良实在太难采了!这是与他聊完天后的第一感受。虽然他笑得很温和,但周身却自带结界。就像一只被壳包裹住的寄居蟹,一般人都找不到那根戳一戳他的小棍儿。回忆40分钟没什么料的对话,记者犯了难,一个在旁围观的良民笑了:“别看他40多岁了,还是有些害羞的,不会对陌生人敞开心扉,而且有个界限是私生活绝对不聊。所以想挖料根本不可能。其实你每问一个问题,我都能猜到他会怎么答。”

  不少记者都被钟汉良“虐”过。他总是很诚恳很配合,问再犀利的问题他都能和和气气的,尽管自己可能会局促不安;然而采过他的记者们都发现,尽管钟汉良很真诚,但他似乎从来没有真正敞开心扉,总是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。资深记者小K前几年采访过一次钟汉良:“他挺亲和有礼貌,但是有距离感,总是有所防备地回答问题。”资深记者大S在最近的电影宣传期刚刚和钟汉良聊完,他透露:“他身边人总阻拦你提问,很平常的也不让聊。”

  即使是和他合作一两个月的同组演员,也很难与他成为朋友。进入内地十几年,他似乎没有结识交心的新朋友。钟汉良近期主演的某部电影的宣传透露,他在宣传期并不会和其他演员坐在一起聊天,他的身边被数十个工作人员团团围住。在2012年《非常道》的采访中,钟汉良曾坦言最好的朋友是当年的老同学,还有90年代在台湾发展时期认识的林志颖。

  现在的合作伙伴对钟汉良的认知都是“很安静”。这与台上那个逗比的他,或者直播里会说“雨露均沾”的他形成鲜明对比。《惊天大逆转》的导演李骏透露,钟汉良在片场总是静静地坐在一边,依旧不带手机去片场,有微信也几乎不用。

《孤芳不自赏》剧照《孤芳不自赏》剧照

  在《孤芳不自赏》中与钟汉良有对手戏的演员杜若溪透露:“汉良哥是有点内向的人,话不多。在现场基本自己默自己的词,想自己的戏,会和我们聊天交流,但基本不会谈戏以外的事情。”Angelababy的替身李思哿说:“没戏的时候,他就自己背台词,一个人坐在一边,或站导演旁边看别人对戏,也不离场。”片方宣传认为:“他有一个自己的小世界,在片场的时候,他很少说跟戏无关的事情,就自己待在一边儿看剧本。”《孤芳不自赏》的制片人邵文依已经和钟汉良合作过两部戏了,上一部是让他再次走红的《何以笙箫默》。邵文依对钟汉良的印象是话很少、挺严肃,但依旧亲切可爱。在片场,钟汉良聊天内容永远是工作。而在午饭时间,钟汉良才会偶尔开开玩笑,那一天周边人都会感受到他的心情很好。钟汉良还很少和剧组同事一起聚餐,每次收工就回去为第二天做准备。

  对于这样的表现,一位前去探班的十几年老粉丝则表示见怪不怪:“他就是这样一个没什么料的人啦,我十几年前看他的时候,他就是这个样子了,在所有片场他都是自己,也不跟别人调笑。不是他的戏的时候,他就蹲在一边,陷入自己的世界里面。作为这么多年粉丝,早习惯他这种鬼状态了。”

  不但在与他人的交往中刻意保持了疏离,钟汉良在每年几个月的拍戏、宣传之外,总会把一定的时间留给家人,那时他仿佛完全脱离了这个五光十色的圈子,连粉丝都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。

  而在这个微博时代,钟汉良也从不在微博与其他明星互动,不分享私人生活,不逗比不搞笑,只会写一些很认真很散文化的生活感悟。

  有时候粉丝们也会有点着急。良民小花感慨道:“营销为王,我们也会想为什么他总在大爆之后就消失了?为什么不走走捷径?反正这年头大家都投机。”但转念想想,粉丝们又都表示,这正是钟汉良最特殊、也是最让他们佩服的一点。

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

  不在镜头外暴露自己

  是偶像包袱还是完美主义?

  在很多记者看来,钟汉良是一个很懂得自我保护也被团队保护得很好的艺人,不但一直保持和外界的距离感,也刻意减少一切在镜头外与大家互动的机会。

  某部电影的宣传透露,钟汉良在参加路演的过程中,雇了四个贴身保镖,从发布会到路演都一路随行,尽力把他挡在外界的镜头之外。而在路演的过程中,钟汉良也不像一般明星一样去影城休息室和工作人员合影、签名,而是由四个保镖先行踩点确认路线,然后钟汉良才会离开车子,直接进入影厅和影迷互动,再匆匆离开。

  在上星期的《孤芳不自赏》探班中,新浪娱乐又一次见到了钟汉良,当有记者拿起手机拍摄时,工作人员就会立刻上前查看被拍的是不是钟汉良,而记者们也被要求私下里不能去和钟汉良说话或者做采访。现在象山的摄影棚温度超过39度,每次喊卡之后钟汉良都会不停擦汗,他的工作人员则严格要求媒体,在喊卡之后就不能再拍摄。此外,只有摄像记者可以近距离拍摄钟汉良,文字记者只能远远地观望,片方的理由是怕钟汉良被打扰。 《孤芳不自赏》的片方宣传还透露:“小哇一定不会穿古装接受采访,一方面可能是为了片方保密造型,另外他想用最好的形象面对大家。”

《天龙八部》钟汉良剧照《天龙八部》钟汉良剧照

  两年前的《极速前进》录制中,前去探班的记者曾拍下钟汉良私底下很萌的瞬间,却被要求禁止发布,该记者回忆道:“那组照片被钟汉良得知后,一个下午来了三拨人要我不要发,还反复确认,虽然我觉得真的拍得他很帅很萌。”

  良民们都知道,钟汉良特别在乎自己的发型,《天龙八部》里他难得尝试了凌乱的丐帮发型。而在《非常静距离》的采访中,他却透露那种凌乱感也是他照着镜子精心整出来的。有记者曾经在专访时向钟汉良吐槽《天龙八部》里的造型太邋遢,他当时有些目露难色,说到乔峰脖子上奇怪的围巾时,钟汉良也忍不住说他本人对领带和围巾的系法特别讲究。

  就连跟记者合影,他也会对现场的光线有要求。在记者小K看来:“他比较有偶像包袱,一颦一笑、一举一动都要保持一个老青春偶像的风范。”粉丝也会小小吐槽一下钟汉良的偶像包袱,她们眼中的爱豆也是一个自恋而完美主义的人。在与新浪娱乐的这次对话前,一身酒红色西装的钟汉良一坐下的第一句话竟然是:“裤子好像有点皱,等下上台前熨一下”,我们认真看了一眼他的大长腿,裤子明明没皱啊,果然如传说中所言完美主义又很爱臭美。

  一方面在镜头外尽力避免与外界接触,另一方面又对自己镜头前的形象要求颇高,这或许是钟汉良偶像包袱不破的原因。

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

  偶像四十向前进

  粉丝眼中的钟汉良努力又全能

  一个不定时消失、又很少在镜头外展示自己真实一面的钟汉良,在我们看不见的那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?他的答案是“藏”。而关于这段闭关修炼的时光,钟汉良有自己的诠释:“说是藏,但我觉得我是在练习一套东西。就好像魔术师一样,魔术师不希望准备表演时隐藏在里面的东西这么快泄露了。我是觉得要一段时间去练习,下一次在观众面前你才有东西表演。”

  钟汉良不断创造的事业小高峰正像一次次准备已久的魔术,每隔一段不长的时间就会有一部爆款作品,进入内地之后,他的事业一直稳步上升。

  电影圈在今年真正接纳了钟汉良。他凭借《三人行》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频道传媒关注单元获得的“最受传媒关注男主角”,这是钟汉良出道以来拿下的第一座影帝奖杯。良民们深知从电视圈跨入电影圈的困难,当初钟汉良得到杜琪峰赏识,在《毒战》里得到一个小配角就让粉丝激动不已,而今年他终于在电影上迎来了一次爆发:《三人行》《赏金猎人》《惊天大逆转》三片齐发,一个是很久没演的反派角色张礼信,一个是想尝试已久的喜剧角色阿YO,一个是从来没有演过的变态郭志华,说起这三部戏,钟汉良一脸兴奋,“感觉是很爽的,真的!”不到一个月内有三部电影霸占暑期档,钟汉良成功从电视圈跨入电影圈。他笑称这次是天时地利人和,“去年前年陆陆续续有一些以往没有的角色找到我,一拿到剧本其实就放不下来了,好看得不得了,会马上看第二遍。”

  现在钟汉良每年能收到很多剧本,但他从未主动出击争取过角色,对于那些渴望的机会只能默默等待:“我有在家祈祷,我希望别人会看到我,发现我。我的宗旨还是比较现实,希望被人家发现,然后自己都去用心做好。”杜琪峰的《三人行》就是钟汉良等来的剧本,他笑称:“几十年人品攒回来的机会,可能别的演员演一辈子戏都没有这么好一个机会。”

  良民们惊喜地看着钟汉良越来越红。更让他们激动的是,演艺之路越走越顺的钟汉良开发出更多的技能。

钟汉良凭借《三人行》拿到第一座影帝奖杯。钟汉良凭借《三人行》拿到第一座影帝奖杯。

  2015年初,钟汉良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摄影作品集《浮光掠影》,还办了影展。2014年12月7日,小哇在冬季的台北写下了一段漂亮的文字,作为《浮光掠影》的序——

  入行,像是领略了前辈们说的,“戏棚下,站久了就是你的。”我转过身寻找十七岁的我。

  我跟他是熟的,他实现了唱歌、跳舞、演唱会的梦想,那接下来,他还想要什麼?是一直都喜欢的摄影?还是一直想挑战的极限运动?

  这篇写于40岁的文字,是钟汉良对于22年演艺生涯的一次为数不多的总结。因为演戏出道,又因为电视作品在内地迷倒万千粉丝,而在“演员钟汉良”的身份之外,他依旧记得年少时的梦,然后一个个实现。

  极限运动的梦在《极速前进》里小试牛刀;摄影作品一出手就技惊四座;从香港转战台湾是为了当歌手,终于在2011年圆了演唱会的梦想,将今年2月20日的上海演唱会送给70岁的粉丝后,又陆续加演广州、深圳、北京场回馈粉丝。

  去年年底,钟汉良还正式宣布将首执导筒拍摄电影处女作《沙漏》,如今电影还在剧本打磨阶段,还没有明确的开机时间。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青春题材的故事,钟汉良回答得很实在:“不全是自己主动去找的,刚好它出现在我的不惑之年,我觉得在这个年龄差不多应该做这个事,这个题材对第一次来讲可能比较好操作,我就做了一个综合的判断。”

  在对话的过程中,钟汉良毫不避讳地谈起“年过不惑”的事实,问他有没有中年危机,小哇的态度依旧坦然:“我没特别感觉。但是应该也快来了,听说啊我身边这个年龄的人大概十个有七八个都有老花了,我现在还没。”

  在40岁的年纪再回顾那段在港台打拼的时光,当年的委屈和风光都化成了怀念,因为“都是流了血流了汗的地方”。好在一切没有遗憾,“之前的年龄已经走过了,也没有太虚度光阴,那些事情我也全部都经历过了,也留了影片了,所有以前演的不好的戏,都还存留了。”

  “你当然不希望这么快就年纪大,是真的,但是我还是想往后,往后我没感受过”,钟汉良对40岁之后的人生充满期待,他坦言有很多想突破的地方,比如跟更多人交流、尝试不同的角色、在这个阶段被专业人士肯定。他还背负起了对观众的责任:“不能再回去演太简单、或者不是很值得探讨的角色,怎么抉择,怎么做到,这个也难。”

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

  一个老派偶像的自我修养

  多年来被问隐婚始终闪烁其词

  隐婚事件,大概是这个将自己的私生活重重包裹住的偶像,遇见的最大信任危机。

  大约从2009开始,圈内就一直流传着钟汉良已婚的事情,陪伴他多年的造型师Rita被网友们爆料疑似是“哇嫂”。2015年底,钟汉良在泰国拍摄《赏金猎人》时,被拍到与Rita同住一间房,Rita更被目击外出带一名小女孩玩耍,隐婚生子传闻似乎被敲下实锤。

  拍下这组照片的“中国第一狗仔”卓伟向新浪娱乐回忆道,他们大概从前几年开始跟拍钟汉良,之前多次拍到钟汉良和Rita一起在机场或者参与活动的照片。Rita作为造型师低调地隐藏在工作人员中间,卓伟当时也没有注意到。直到隐婚传闻甚嚣尘上之后,卓伟开始关注这单新闻。

  2015年10月底,钟汉良从上海飞赴泰国拍摄《赏金猎人》,11月30日是钟汉良的生日,卓伟预测他有可能在这个时间与Rita密会,于是派摄影师去泰国跟拍。一连三四天,钟汉良都在剧组认真拍戏,摄影师几乎要放弃,没想到第五天的时候,钟汉良突然换了一个酒店居住,Rita和一个小女孩也出现在同一家酒店。

  “他真的很谨慎”,卓伟回忆道,摄影师目击钟汉良和Rita同住一间房,却始终没有拍到两人的同框照。而他早上九点多从酒店出门时,不仅带着口罩,还小心地左顾右盼,“我们的手机是贴着地放的,他突然就看见了,马上就躲到墙后面探出脑袋偷偷看”。

  摄影师立刻退房撤离,而钟汉良也火速报警,警察和酒店工作人员交涉的画面也被镜头记录了下来。“他们还是非常在意这件事的,但他们不知道是我拍到的”,卓伟说,“事后他们没有来找我们,因为已经发出来了嘛,就默认了嘛。”

  照片曝光后,钟汉良的工作人员的手机都关机,选择以不回应的态度面对。而在最近的采访中,面对隐婚的问题,钟汉良还是一如往常地耍太极。其实在近两年的多次采访中,钟汉良都不断被问及隐婚传闻,一向淡定温和的钟汉良总会在此时露出几分慌乱。

《赏金猎人》钟汉良突破自我形象演喜剧。《赏金猎人》钟汉良突破自我形象演喜剧。

  《天龙八部》的宣传期,新浪娱乐曾经在采访中直接向钟汉良抛出隐婚问题——“一般男明星到40岁了,还与绯闻绝缘,会有两种可能性,第一隐婚;第二,不喜欢女人。你属于哪一种?”当时采访钟汉良的资深记者小X曾和他打过多次交道,更是他的粉丝,或许没想到“老熟人”会抛出这个难题,钟汉良紧张地解起了外套扣子:“这两个原因都不大是”,为了证明自己不紧张又赶紧将扣子扣了回去。小X回忆道,当时钟汉良的经纪团队并未出面阻拦这个问题,而钟汉良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,“他不想回应又不想骗人,所以就坑坑洼洼犹犹豫豫地说了那几个字。”

  在2014年5月的《十月围城》广州探班中,媒体同样在群访环节抛出了结婚、什么时候公开等一系列问题,当时钟汉良也是尴尬地以一句“谢谢你关心”回应,并火速闪人。

  在2015年6月26日的一次商业活动上,四五个记者集体追问隐婚传闻,当时钟汉良立刻侧目向工作人员求助,10秒钟没有说话,又用哈哈大笑掩饰尴尬,最后连声道歉赶紧走人。而在综艺节目《我去上学啦》中,钟汉良又遭遇童言无忌的逼问,一位同学犀利提问:“听说你是一个有家室,有儿女的人。”钟汉良不知所措地低头连连摆手,然后说:“那些小道消息不要信。”而实际上,就在2015年六七月份,《我去上学啦》在哈尔滨的录制中,卓伟还目击钟汉良和Rita同住一家酒店。

  钟汉良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姿态去面对这个棘手难题。这有点像当年的刘德华和成龙,在最红的时候选择不回应,又在自己觉得适当的时机公布一切,岁月会让一单爆炸性新闻冷却成心照不宣的事儿。这是港台老派偶像处理恋情的方式,而钟汉良显然是这种模式的继承者。

  从一个媒体人和粉丝的角度来粉丝,小X认为:“一个偶像在什么情况下会丢粉丝?当他开始经常秀恩爱,他的偶像定位就会慢慢丢掉。但钟汉良就一直没有。”

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

  为什么钟汉良能度过隐婚危机?

  心照不宣是钟汉良与粉丝的相处模式

  尽管在各种场合被记者频频逼问隐婚,又被“中国第一狗仔”拍到证据,但神奇的是,隐婚事件却几乎未对钟汉良的演艺生涯和偶像身份造成任何影响,只不过成为这个新闻点几乎为零的明星身上,屈指可数的八卦谈资罢了。

  “这件事我们早就知道了,我们还调侃说狗仔为什么不能曝光一点我们不知道的事”,粉丝小Y透露了良民群体对隐婚事件心照不宣的态度。

  心照不宣,是良民和钟汉良的相处模式;尊重他对个人生活的保护,大概是良民之所以能成为良民的首要条件。

  “你们难道不好奇钟汉良私底下是什么样的吗?”“为什么要好奇?”几位接受新浪娱乐采访的粉丝异口同声地说道,“他要保护个人生活,我们就尊重他,看他的作品就好了。”良民内部还有一个成文的规定,为了不打扰钟汉良的私人生活,探班、接机都是明令禁止的。

  每到钟汉良逃离娱乐圈去享受家庭时光之时,粉丝们还会互相调侃,哎,我们家少爷又去放羊了,当良民就要挨得住寂寞啊。良民小Y认为,“挨得住寂寞的粉丝才能从细枝末节中发现他的好,而耐得住寂寞的都是成年人,大家能分辨出怎样的偶像更适合自己,受他的影响去成为更好的自己。”这大概也是钟汉良能吸引那么多70后甚至更年长的粉丝的原因。也正因为粉丝比较成熟,才能理解一个40岁的偶像也是需要走入家庭生活、结婚生子的。

  那些“细枝末节中的好”总能让良民们感动不已。钟汉良不在微博与粉丝互动,也没有公布过自己的贴吧账号,但他悄悄地潜水,知道粉丝们叫他“翡翠白菜”、爱写“面圣文”,每当他在公开场合说出暗语时,良民们都能获得心照不宣的快乐,这是一种奇妙的苏点。在和几位70后粉丝聊天时,我们问这么多年钟汉良做过的最苏的一件事是什么?她们的答案很一致——70年之约!

《惊天大逆转》钟汉良剧照《惊天大逆转》钟汉良剧照

  2016年2月20日,在上海演唱会上,一身银色亮片服的钟汉良帅气登场,像个未来战士般和全场良民说:“欢迎来到2044!”在演唱会最后,唱到沙哑的钟汉良跟全场良民聊了一会儿天:“有没有人是第一次来看我演唱会的?会不会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,会不会搞不清什么是2044,什么是70岁?”

  2044年,是钟汉良的70岁。在2012年2月18日的那场广州演唱会的尾声,钟汉良唱得依旧未尽,他兴奋地喊话粉丝:“很多人努力支持我唱歌,喜欢我站在台上很得瑟的样子,唱到70岁的时候你们来吗?!”

  本来是一句玩笑话,却被良民们当了真,尤其是被一位40后的奶奶级粉丝听到了心坎里去。杨阿姨今年70岁,因为一部《康熙秘史》粉上了和自己儿子一般大的钟汉良。在2013年的那次“面圣”中,已经见过钟汉良9次的杨阿姨终于和他有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,太过激动的杨阿姨忘了讲稿里最重要的一段话,她回家后立刻写在了贴吧里:“我写出来,但愿有一天汉良能看到: 借今天的家族聚会,我想说,遗憾的是我不能陪你到70岁,因为我活不到100岁了。可我高兴的是你的影视歌舞经典作品能陪我到70岁,我知足了。”

  钟汉良在上海演唱会上回应道:“我偷偷地看你们写的面圣文,看了杨妈妈写的那篇文章,看的我真是…就很想在她可以看演唱会的时候早点办,提前把这个70岁的约定在今天举行,这场演唱会是给你的,也不单单只是给你的!”

  如果要问良民们为什么如此爱钟汉良,她们都会一脸幸福地聊起这场70岁的约定,因为这件事真的很钟汉良——“成年人都明白,爱豆说话常常是敷衍了事。但他的人设就是说了就要做,把诺言变成现实”,粉丝小Y说,就像他去年狂吸粉的角色何以琛一样,做了很多事却隐忍着不说,“不会到处宣扬,而是突然把一件事摆在你的面前,就真的很苏啊。”

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钟汉良对话新浪娱乐

  对话钟汉良

  十年前靠粤语老歌排解孤独,如今用电话视频维系家庭  

  新浪娱乐:《三人行》《惊天大逆转》这样的电影是很考验演技的,像你最近拍的《孤芳不自赏》又是比较受欢迎的小言剧,感觉你在这两种类型中是有平衡的,是不是觉得那样的电视剧可能更有群众基础,更吸引粉丝。

  钟汉良:其实今天有这些机会,有很大部分是电视观众给我的,我觉得我应该不要那么快去放弃我原来建立的基础。我也觉得每个领域都会有出彩的部分,在电视剧领域里,不同题材还是有不同的亮点。所以在我做过的领域里,我还是可以做点让大家觉得蛮特别的事。

  新浪娱乐:你之前想尝试反派和喜剧,现在都已经演到了。粉丝也让我们带句话,不管你想演怎样的角色,她们都支持你,就想看你戏路很野的感觉。

  钟汉良:很野,就当每个戏都是第一部戏就最好了,因为我没演过前面任何的戏的时候,我就没有所谓的顾虑。希望可以坚持让自己觉得每部戏都是第一次演,这是最好的。

  新浪娱乐:你从香港出道,又到台湾发展,现在在内地的时间最长,你对哪个地方最有归属感?

  钟汉良:我回家里,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肯定是最少的。但也不是我没回到家就没有家的感觉,因为现在太方便了,他们可以出来找我,我也可以用各种方式,电话、视频来去维持这个家。他们也想见我是真的,如果真的回不去了就叫他们飞过来,他们其实也想来,也觉得如果我拍戏的地方好玩儿,可以呆在我身边吃喝旅游一下。

  新浪娱乐:一个人在内地会觉得孤独吗?因为家人没有办法常常陪你。

  钟汉良:十年前刚来内地的时候就找一些安慰,比如要听到以前常听的歌,像谭咏麟、张国荣那个年代的广东歌,有家的感觉。现在就已经不太需要这个了,是因为习惯了,就好像不是特别严重的一个问题。

 

首页 - 法律声明 - 广告服务 - 合作伙伴 - 诚聘英才 - 意见反馈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:中国艺术家协会 邮箱:chinaysjxh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