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中文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中艺协首页
2017中英红色文化论坛——中英艺术时尚盛典邀请函
惊呆了,毕加索大师是个小偷
中国艺术家协会门户网站 www.caa001.org 发布时间:2015-4-22 10:30:58

    据说,他在会说话之前就会画画,人生说出的第一个词不是爸爸或妈妈,而是“铅笔”。这似乎是命运的安排,巴勃罗·毕加索,注定要成为那个世纪最受瞩目的艺术家之一。今天小编为你揭秘关于毕加索你可能不知道的5件事。


毕加索

    这些细节出自毕加索母亲之口,自然可能存在夸大其词和故弄玄虚的成分,不管怎样,这样的传说也只发生在毕加索身上 。让我们来讲述5个关于毕加索的故事,传说或事实交织,让这位后立体主义艺术开创者在人们的记忆中更丰满一些。

    1、这应该是真的:成名前的毕加索曾偷窃过卢浮宫的艺术品。他还曾被指控偷窃《蒙娜·丽莎》。

    1911年,伦敦当局发现毕加索拥有的两座古伊比利亚人雕像,是他的熟人格雷·皮埃雷四年前从卢浮宫偷出来的。(当时,格雷·皮埃雷是毕加索的好朋友、诗人剧作家纪尧姆·阿波利奈尔的秘书。)尽管毕加索声称自己并不知道雕塑是失窃物,但据历史学家西尔维娅·罗瑞缇和艺术史教授诺亚·查尔尼等人近年的研究,毕加索十分清楚雕塑的来源,并且很有可能首肯了偷盗行为。如今,这个故事已经成为带有些许浪漫色彩的“雕塑绯闻”。


毕加索的好友纪尧姆·阿波利奈尔

    查尔尼在论文《巴勃罗·毕加索,艺术盗贼》中认为,存在“超出理性范围的怀疑”,毕加索是主动寻求盗贼帮助以获取收藏品的。这种怀疑部分来源于,被盗的雕塑十分符合毕加索的品味,并且毕加索在展出相似的展品时有意隐藏了这两件雕塑。

    查尔尼进一步解释说:“毕加索是卢浮宫的常客,并且疯狂崇拜伊比利亚艺术,认为后者是西班牙艺术的源头。因此无法相信,他会不清楚格雷·皮埃雷向他展示的雕像头颅的出处。说这是巧合更让人难以相信:格雷随机选择偷取了一对雕像恰好是毕加索心头所爱,又偶然的献给了这个西班牙人 。”

    除却这样的小风波,毕加索还面临过更严重的指控。正如《纽约时报》文章指出的,阿波利奈尔和毕加索那时同属一个小圈子,两人被指控偷窃达芬奇名作《蒙娜·丽莎》。在审讯中,阿波利奈尔——这个曾经发表过“烧掉卢浮宫”声明的人(意在彻底打破传统)——把罪名推给了毕加索。两人最终都被释放。直到两年之后,这幅达芬奇的杰作在一名卢浮宫前雇员的狭小公寓中被找到。


 

    2、九岁时,毕加索就完成了第一幅作品《骑马的斗牛士》


九岁时毕加索就创作出《骑马的斗牛士》

    毕加索很小时,就在画家父亲的指导下,完成了这幅《骑马的斗牛士》,那时他只有九岁。

    几年之后,毕加索进入父亲任教的巴塞罗那美术学校学习,很快在那儿租下属于自己的工作室。1895年,14岁的毕加索在这间工作室完成了他的“第一幅大尺寸学院画”,后来被称做《第一次圣餐》。


《第一次圣餐》,毕加索14岁时创作

    毕加索13岁时,他的父亲宣布已放弃自己的绘画事业 ,因为显然,毕加索的才华已经盖过了父亲。

    3、毕加索会随身携带一把空弹左轮手枪,对着他心目中的笨蛋开枪。

    历史学家亚瑟·米勒在《爱因斯坦,毕加索:空间、时间和引起大骚乱的美》中指出,毕加索深受法国象征主义作家阿尔弗利德·雅利影响,后者也被看做是超现实主义和未来主义先驱,荒诞派也能上溯至此。雅利对毕加索的影响不仅在创作方面,也包括生活方式。随身携带上膛的左轮手枪就是怪癖之一。


随身携带空弹左轮手枪是毕加索的怪癖之一

    毕加索一度好像在模仿雅利,一把布朗宁左轮手枪不离身,弹夹是空的。米勒解释说:“他会对着那些苦心猜测画作内涵的崇拜者开枪,还有那些揣度其美学观的人,或是任何敢于亵渎塞尚在他心目中地位的人。像雅利一样,毕加索将手枪当作荒诞玄学的武器,在现实中扮演乌布王(雅利创作的荒诞派戏剧《乌布王》中的角色),以此面对生活中的资产阶级俗人、笨蛋和市侩” 。

    4、毕加索“再发现”了亨利·卢梭(法国后期印象派画家),是他鉴定出后者的艺术修为很糟糕,在这之前,卢梭一直被认为是优秀的。毕加索专门举行了聚会来奚落卢梭的创作,但也因此,帮助卢梭迅速成名。


亨利·卢梭

    艺术家亨利·卢梭曾做过海关收税员,所以也被称作“收税员卢梭”。一生大部分时间,卢梭都不被人们当做艺术家看待,顶多只获得过巴黎先锋派的短暂认同。那么,他是如何“被发现”的?作家PaweSoszyński详细记述了卢梭“被发现”的过程:在毕加索逐渐扬名的早期,特地举行了一场玩笑聚会和假庆祝会来奚落卢梭,从而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这位创作了《沉睡的吉普赛人》画家的历史地位。

    毕加索宣称,他在还是少年时在一家废品店发现了卢梭的作品,那时的卢梭名不见经传,且年纪比毕加索大。这一意外的发现,慢慢演变成乐此不疲的嘲讽,但被伪装成了欣赏。毕加索开始邀请他进入自己的朋友圈,不明就里的卢梭除了感念这份热诚,怎么也想不到背后的嘲弄本质。因为他十分自信于自己的天赋,并且亟需一名观众。


《沉睡的吉普赛人》

    1908年,已经变得富有的毕加索决定在住处举行一场奢华派对,这是一场隆重的典礼,旗子和其他各种装饰物营造出的热烈氛围,好似法国独立日庆典。卢梭受邀,和其他往来的艺术家一起现身派对,大部分在场者都明白这是场玩笑。聚会气氛热烈,喝倒了一批艺术批评家。这场派对后来也成了艺术圈众多传奇故事的一部分。酩酊大醉的卢梭深信不疑这场派对是自己的荣耀,据说,这个夜晚快结束时,他把毕加索拉到一旁,说:“你和我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画家”,“你是埃及风格,而我是现代风格!”

    5、二战期间,一名纳粹官员突袭了毕加索的巴黎公寓,看到那幅著名的《格尔尼卡》的照片挂在墙上,他问毕加索:“这是你画的?”毕加索回答:“不,是你。”


《格尔尼卡》表现的是1937年德军轰炸西班牙小城格尔尼卡的情景

    这个故事可能有点夸张,但毕加索在二战期间住在巴黎这点没错。有传闻说因为毕加索暗中帮助法国抵抗势力,盖世太保决定突袭毕加索在巴黎的住处。在毕加索的房间,一名纳粹官员看到墙上挂着的那幅著名的画作《格尔尼卡》的照片,充满厌恶地问:“这是你画的?”毕加索简洁地回答:“不,是你。”

    另一个相似的故事讲到,纳粹想要供给毕加索取暖用的煤,毕加索拒绝了,他说:“西班牙人从不觉得冷。”

1973年,91岁的毕加索去世,发表在《纽约时报》上的讣告这样开头:毕加索是“20世纪的艺术巨人”。一位策展人当时正在筹备一场展览,计划展出超过两百位艺术家最后时期的作品,当然也包括毕加索。在他看来,毕加索在生命最后几年创作的作品显然“少了些扭曲”,变得“更加柔和”。到今天,仍有四幅毕加索的作品位列“史上最贵的15幅画作”:《梦》,《拿烟斗的男孩儿》,《裸体、绿叶和半身像》,还有《多拉·马尔与猫》。


《梦》(2013年拍出1.55亿美金)


《躶体、绿叶和半身像》(2010年拍出1.06亿美金)


《拿烟斗的男孩儿》(2004年拍出1.04亿美金)

首页 - 法律声明 - 广告服务 - 合作伙伴 - 诚聘英才 - 意见反馈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:中国艺术家协会 邮箱:chinaysjxh@126.com